百度统计和谷歌广告

孙宇晨被调查背后:网民狂欢不能代替常识

近日,一则孙宇晨被FBI调查的消息在互联网上引起关注,被援引的消息翻译自一家叫做The Verge的美国网站。笔者注意到,这篇文章在美国媒体并没有引起多少关注或转发,但他的中文翻译稿却在中国自媒体引发一场小型狂欢。

在互联网深入影响并很快下沉的现在,讯息的传播往往追求速度,紧跟热点成为了所有言论和行动的首要原则,但网民的狂欢能否代替常识?我们不妨来剖析下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。

1、FBI无权调查WTO大使

在互联网的印象里,FBI几乎是无所不能的。在“FBI!Open the door”的示警下,黄色醒目字样制服下的山姆大叔很快就将某人摁倒在地。

但很可惜,这一幕很难与孙宇晨产生联系。

在The Verge的这篇引用大量匿名信源的报道里,尽管我们看到了很多所谓的“细节”,但文章并无法实质证据。

去年12月,据官方媒体报道,孙宇晨被任命为加勒比海地区国家格林纳达驻WTO的大使,在随后的报道里,我们能看到官方任命的新闻、与格林纳达外交部官员的合照,以及WTO总干事的会见记录等等。

在所有要素和多方印证下,我们能够确认WTO大使与孙宇晨的关联。

但在自媒体围猎孙宇晨的报道中,The Verge声称美国国税局IRS、FBI和SEC三大部门联手调查孙宇晨,这三家却没有进行任何回应,也没有此前或之后通过官方途径公布的任何消息,是典型的一家之言。这也就是如此“猛料”却没有在美国媒体得到转发转载甚至评论的根本原因。

报道发布当天,正值美国现任总统拜登签署行政命令,支持和鼓励加密货币在美国的推进,分析人士认为是俄乌的冲突让美国看到现有金融体系的脆弱性。

调查孙宇晨的报道紧随之后推出,选择的时机恰到好处。

当然这也是我们按照一般媒体和自媒体的猜测,法律人士则一眼看出了“孙宇晨被FBI调查”传闻中的破绽,报道提及的3个部门都不可能拥有对孙宇晨的执法权限。

WTO组织是一个国际组织,大使是正经的外交代表。WTO大使拥有民事和刑事上的双重绝对豁免权,FBI和IRS是绝对不可能直接找上孙宇晨的。

即便孙宇晨和他的公司存在被调查的必要性,尤其是国税局只会调查公司,而不是个人。

如果公司确实有问题,回到个人的层面,首先,就如前文所说,FBI和IRS必须出具相关的调查公文,孙宇晨收到文件后,调查才会按照流程进行。更何况是在西方讲求法制的制度下,更不可能剑走偏门,没调查而先放出调查的消息。

其次,即便格林纳达是一个国土面积不大的国家,但在国际地位上是平等的。WTO框架的大使孙宇晨要接受调查,也需要通过外交途径协商解决。在The Verge的报道里也提到过WTO回应并不知晓被调查一事,也没有收到相关的程序申请。很显然的自相矛盾。

由于WTO大使身份,孙宇晨必须在瑞士日内瓦的WTO总部办公,FBI是美国的执法机构,不可能私自跨国执法。电影中的那种FBI横行全世界,也只能出现在电影里。退一万步来讲,即便是孙宇晨有某些把柄被抓到了,被美国行政部门在财务上进行制裁,也只能通过美国财政部的海外办公室来实现。也没FBI或者IRS什么事。

SEC调查孙宇晨就更荒唐了。

孙宇晨去年在发起航天的公开信里,一共讲了3个事情:我要飞天了、我要退休了、波场变成DAO了。DAO是去中心化的自治组织,不是公司实体,TRX作为波场DAO的治理奖励加密货币,同样不具备证券属性。TRX也并没有在美国证券市场上市,包括纳斯达克和纽交所都无法交易TRX。在这种背景下,美国证监会(SEC)是民事机构,不具备司法权力,就好比NBA调查哪位球星偷逃税一样,不是职责范围内的事,听起来很有耸动效果,却并不是现实。

2、情绪裹挟,网暴无成本伤害谁来买单?

当然,如果仅仅是一个颇多争议的孙宇晨,也未必能引起笔者这么大的关注。在舆论的浪潮里,有三件事是必须重视的。

一个是法律常识与政府部门基本职权范围,缺少其中的基础性知识去谈论问题,从一开始方向就是错的,在此基础上产生的观点和情绪表达则是危险的。我们的政府这些年一直在强调建设法治国家,各方面进行法律知识的普及和教育。一个法治的、文明的、富强的中国才能在世界舞台上被尊重。因不去了解法律常识,一味凭着自己猜测发挥、想当然,只会闹出国际笑话,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。俄乌战争中中国网民亦真亦假的评论,看似玩笑,却造成了真实的国际形象损害。

第二个是媒体报道的程序。在新闻传播领域,媒体报道需要多方求证消息真实性,需要得到官方的回应和涉事者自身的回应。目前在舆论层面,我们看到的只有一家无法求真的科技网站报道,它还不是严肃的、有着业界声誉的传统大报或者媒体机构。如果说网民只是狂欢起哄,那么自媒体作为专业人士,却有无法推卸的责任。

第三个是网民的狂欢和网暴横行。流量当道,只要有热点就要追,这是现在互联网时代的财富密码,在目前传播的有关“孙宇晨被调查”的各种言论里,不同的平台,其实讲的都是同样的未经证实的消息。在情绪的加持下,通过网暴一个人,能够轻易的波动受众的情绪,博取眼球,但谁也不会确认自己哪天会不会成为被网暴的对象。网暴是轻易的、无成本的,带给个体的伤害却是巨大的。

2022年,1月24日,15岁寻亲男孩刘学州选择了自杀,倒在了网暴的口水里。这一次他们又盯上了孙宇晨。但我们或许真正应该警惕的是,从白衣草根到亿万富豪都无力避免网暴伤害,那下一个网暴的对象又是谁呢?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返回顶部